咨询

400-678-6632

月嫂:想孩子了偷偷的哭,哭完了再笑着服务

冬梅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孩子今年上高中,一个孩子刚刚四岁。在家乡做月嫂几年,今年买了房子,温州的月嫂工资高,便打算来温州做月嫂。她说,想孩子,一想孩子就偷偷躲起来了哭,哭完了擦干眼泪继续笑着做服务。

月嫂,她在我们的身边,照顾着我们和孩子,但是我们很多人不曾真的看到过她们。冬签单子之前会和雇主说,至少要保证月嫂每天六个小时的睡眠。另一位月嫂朝金也说过,我就是希望每天有六个小时的睡眠,不用多。听起来让人觉得颇为心酸。

我生老二的时候,月嫂是张朝金。她的一个产妇早产了,留出一个多月的空档,我便让她来我家里给我做月嫂。我是剖宫产的,产后第二天自己到洗手间洗头,回家以后没有让朝金做过一次“擦身体”或者“帮我洗澡”的工作,全部由自己完成。吃饭是和大家一起到餐桌上吃,孩子都是自己带尤其是夜里。晚上9点不到朝金便被我请回她的卧室睡觉,早上7点不到她到我房间接手孩子让我睡一个回笼觉。朝金在月嫂群里说自己简直在度假,而我却和朝金说,这是月嫂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追剧·第四集] 金牌月嫂怎么配合我和我的金牌月嫂

我和月嫂们聊天,得知她们在做的工作是我无法想象的。比如做好饭端到妈妈床头,劝妈妈吃饭;给妈妈一次一次的擦身体;晚上带着孩子睡觉,孩子醒了再抱给妈妈喂奶。我觉得她们不是在照顾一个婴儿,而是两个婴儿。许多妈妈在月子里成了一个巨婴,手不能提,没有自理能力。但是作为一个妈妈,我知道,成为巨婴的这些妈妈并不快乐,甚至是抑郁的。

月嫂的工作,是帮助妈妈成为妈妈,而不是代替妈妈做妈妈。我生了老二的时候,我全身心的恢复和照顾孩子。月嫂朝金则帮我保持环境的整洁,清洗家人的衣物,做美味的食物,帮我照顾好我的老大。在她的帮助下,我得以从容的应对自己又一次成为新妈妈的旅程,和我的小宝贝磨合,形成默契。

我知道朝金并不适应在我家里这样的工作方式,甚至让她有一点认为自己帮不上忙。事实上,月嫂的工作便应该是如此的,因为她让我更轻松的去适应我做母亲的角色,而不需要去关心其他的琐碎的事情。她帮我制作温馨可口的饭菜,让我能够有愉悦的心情。她能够让我整夜照顾孩子以后,早上可以回笼睡上美美的一觉,在我累了的时候给我搭把手。

冬梅,说做完一单就想回去看女儿们了,和孩子的分离让她焦虑和沮丧。温州高昂的月嫂工资,让需要偿还房贷和负担子女教育的她来到了温州。但是,作为一个月嫂,我始终认为她们的所得比不上她们付出的代价。是的,月嫂的工资现在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大家都认为非常高。然而这些月嫂来到城市里,所付出的代价却是非常非常的大,无论多少工资都无法弥补的那便是家庭。在经济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机会成本:也就是你为了做这件事情而放弃做那件事情,那件事情的收益就是你做这件事情的机会成本。如果和在村里的收入相比,原本可能一年赚一万,现在一个月赚一万,那么机会成本非常的低。但是,在这些月嫂们的心里,机会成本是非常非常高的。她们的机会成本是放弃了和老公日夜扶持,放弃了看着孩子成长,让自己的孩子成了留守儿童丢给家里的老人,这一切成了月嫂们心中的愧疚,遗憾,想念,疼痛,这机会成本太大了,以至于她们是无法承受的。

扩展阅读:李一诺:我不是女神,世界可笑又怎样?

在李一诺的这篇文章里这样写道:

就算不去皮村,我们周围他们其实也无处不在 给使馆区剪草的工人,给写字楼擦地的保洁,旁边正在盖的高楼里的建筑工人,地铁口卖鸡蛋灌饼的夫妻,和住在各个高档小区地下室里的成队的保安。

但又的确离我们很远,因为他们是隐形的存在,你如果选择看不见,就可以看不见。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繁华和落寞,城市生活的灰色幽默。

所以,当她们进入到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家庭,去替母亲们照顾她们的孩子的时候,当她们看到这些家境优渥的妈妈们可以和孩子呆在一起却放弃做母亲的权利的时候,她们也许发现了,这些妈妈们和她们都一样的可怜。

很多妈妈说起月嫂的时候,总说月嫂不支持他们母乳喂养,都是月嫂的错给了他们误导。但是,我们想想,是不是我们放弃了,妥协了我们做母亲的权利在先的?说一句实实在在的话,当一个母亲没有为自己的孩子去努力的时候,你却希望另一个孩子的母亲为你的孩子负责,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所以,今天写这篇文章,我希望你看到了并且支持:

1.当一个月嫂来到你家中的时候,把她看成是来帮助你更好胜任母亲角色的人,是你的队友,给她充足的睡眠和充分的尊重,做好你作为一个母亲该你自己做的事情;

2.也同时对月嫂说,一个单子接着一个单子,钱越来越多,当你把它们寄回去给孩子的时候,你的孩子得到这笔钱的机会成本是本该和你一起的时光,而这个成本也是你的孩子负担不起的。单子和单子之前歇一歇,回去陪陪孩子。

这是我和一位月嫂的交谈,我给她介绍了一个妈妈,但是最后他们没有谈成功,于是她赋闲在家。我本来有些抱歉认为自己没有帮到她,然而她却这样说。

作者简介

郑寰,育己讲堂负责人,上海育人母乳喂养促进中心志愿者,“母乳喂养20小时孕期教育”百群联播策划者和讲师,第一期受众人群达84万人次,母乳喂养荔枝课程策划者和讲师,上海市浦东新区爱婴社区项目(2015年)负责人,2017年接受温州市中心医院和温州市龙湾区卫计局妇计中心邀请作为特聘孕产妇教育顾问,打造爱婴医院和爱婴社区母乳喂养支持的建设和衔接模式。